鲤锦

点开谢谢呐!👇

蠢蛋的幼儿园文画双修

粉我需谨慎,因为更文更图什么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有了上篇还有没有下篇:D


这里鲤锦!注意是鲤锦不是锦鲤!!!(来自名字被叫错n次的怨念

杂食都可以。

目前喜欢的坑:凹凸世界,第五人格,瓢虫少女,王者荣耀等等等等,并很欢迎被安利。(是个瀑布式跳坑的家伙)


qq长期扩列:3447745138

[第五人格]当园丁变小了(上

*是all园!!all园!!!!‌请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ooc巨严重
*大半夜不睡觉脑子犯混的产物
*还有无良作者想分上下写不然写不完emm
*ok?👇

阳光明媚的清晨,树叶上的露珠反着光,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美好…个球勒。
“啊啊啊啊啊啊不好啦啊啊啊啊!!”
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从求生者宿舍中传来,来源正是起来叫大家起床的机械师——特蕾西。
一嗓子喊醒了求生者女宿舍的所有人。
“怎么了怎么了?!监管者来了?!着火了?!有强盗?!”隔壁的医生小姐——艾米丽还在半梦半醒之中,被那么一声鬼叫直接吓得跳了起来,冲到了特蕾西所在的房间。
“不是的,不是的,是…是艾玛小姐不见了!!!”特蕾西连连摇头,赶忙解释到。
“啊?!!!”
“早安各位,怎么了吗?”海伦娜推开自己的房间门,敲着自己的小棍棍慢慢的走了过来。
……
“早上好,你们…都在做什么?”菲欧娜疑惑地望着石化的几人。
……
“哈啊~早安啊,发生什么了吗?”一旁默默走来的空军——玛尔塔打了个哈欠,奇怪的问道。
“艾艾艾艾艾玛她她她她不见了!!”
“艾玛姐姐不见了!!”
“伍兹小姐她好像…失踪了!”
“不会是被监管者抓走了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玛啊啊啊啊!!!!!”

好了,这下全求生者宿舍的人都醒了。
“对面怎么回事啊?大清早的叫什么叫!”慈善家不满的对着女宿舍喊道,居然打断了他和伍兹小姐在梦里的约会!
“附议。”奈布淡淡的说了一句,他只是嫌弃有点吵。
“对啊对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啦?!女的就是麻烦!”钢铁直男前锋晃晃悠悠的地走到了克利切边上,用喊山的音量附和道。

“我呸!对面什么话?!伍兹小姐被监管者抓走了!!!找不到了!!!”

“?????伍兹小姐?!”克利切站不住了
“?????艾玛??!!!“奈布急切的喊了出声
“?????????是…那个园丁吗?“然而前锋连队友名字都没搞清楚。丢人退群吧你。


“啧,求生者宿舍怎么这么吵?想翻天是吗?!”小丑裘克一脸嫌弃地看着闹哄哄的求生者宿舍,对杰克说。
“说不定真是什么很紧急的情况呢,当然,如果是我,肯定不会像这样的。”杰克优雅从容的翻了一页书,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
“他们怎么了?要不我去问问特蕾西?”蜘蛛小姐——瓦尔塔担忧地看着求生者宿舍。毕竟她在游戏之下还是很平易近人甚至想和求生者玩你拍一我拍一。
“嗯,行啊,我也有些担心,但没有关系亲近的求生者,我和你一起去吧。”红蝶——美智子把扇子“刷”的一把摇开,边扇边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监管者来啦她们真的绑走了伍兹小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绿(没错就是绿)师害怕地大叫起来。
“???伍兹小姐…??发生什么了?”瓦尔塔一脸茫然地看着突然更乱的宿舍有点懵。
然而太乱了没人听见她在问什么。
美智子和瓦尔塔问了好几遍都有没有人听见。
她们没耐心了,再您妈个见这帮求生者完了:)。
“终于能好好问话了吗?”望着面前几个蠕动的木乃伊,瓦尔塔和美智子面带微笑地望着。
虽然美智子带上了般若面具。
虽然瓦尔塔的蛛丝随时待命。
“我我我我们说!!是艾玛·伍兹小姐不见了!!”
美智子飞起来稍稍看了一眼,数了数,有问:“你们这人数明显不对啊,少了好多人,去哪了?”
“好好好好像是去…你们监管者宿舍了…”
“???没看见啊??”瓦尔塔奇怪的说,随即就要走,“哦,差点忘了,你们这蛛丝过个几分钟会自己断的。”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和美智子一起走了。
“木乃伊”求生者:??俏丽吗听见没俏吗??是监管者了不起啊??
sorry,是监管者真的了不起。


再看看美智子她们刚走后的监管者宿舍。
裘克刚好去了洗手间。
“你们这群恶棍!快点把伍兹小姐/艾玛/园丁姐姐交出来!!!”威廉“呯”地撞开门,克利切、奈布、艾米丽、特蕾西、海伦娜、玛尔塔冲了进去,大声喊道。
杰克:???什么玩意儿???
“???请你们先冷静下来好吗??怎么了??”杰克赶紧放下手中的书,迷茫地劝导道。
“呵!装什么好人!!别在这里假惺惺地装!!快说!!你们把伍兹小姐给怎么了?!”克利切不为所动,甚至威胁般地举了举手中的手电。
“就是就是!不要以为是监管者我们就会害怕!!”艾米丽附和道,以表赞同。
“…”奈布不说话,装好了护腕。
“啧。”玛尔塔冷漠。默默地把枪上了膛。
杰克:哈??劳资一监管者还怕你们不成??来来来,把头伸过来让我摸摸。
“杰克先生,是这样的,艾玛·伍兹小姐在今早7:40不见了,也有可能是更早时不见了,我们认为此事可能同你们有关,所以你们的说辞是…?”海伦娜出声解释,表面上有礼貌,实际手中的盲杖已经做好了随时敲人的准备。
“嗯??你们是个什么情况啊??怎么过来了??”裘克慢悠悠地晃了回来,望着一群气势汹汹的人,懵逼的瞧了一眼杰克。
“…”杰克突然不说话了。
“杰克?”小疯子又叫。
“??Hello??Hello?!Hello!!”
裘克喊了半天,然鹅杰克并没有理会他,
看似是在思索着。
“杰克先生居然还能如此淡定,佩服。”特蕾西在心里默默地夸奖了杰克一句。
“艾玛玛玛玛玛玛玛玛玛玛玛玛!!!!她!!不!!见!!了!!啊!!”
某绅士发出了惨绝人寰地叫喊声。
某机械师表示:去他妈的淡定我什么都没想。
想知道艾玛去哪里了吗?
咱们下章见∠( ᐛ 」∠)_
(肝尽人亡

评论(19)

热度(407)